說故事的女子- 【萎縮情人】。

– 「嗯,我很白,天生的,從小就這樣。」句點,沒有要多聊。

/

:「哩生下來欸時準,親像床單港款北!喜揪北揪北欸哇泥呀北,幼綿綿啊捏~」阿嬤一直很愛憶這段她沒有任何記憶的當年,在提高尾音的時候把手腳也一塊提起來在空中比劃著對她這樣說。

:「妳好白噢~」

:「妳真的很白欸!」

:「妳怎麼會這麼白啊?!」

:「好羨慕妳!妳是不是都曬不黑啊!」

這些話,她從小聽到大,直到近幾年比較少了,因為不同的、多元的美開始被欣賞,白皙膚色或者運動小麥肌膚都開始有人崇尚與喜愛。

/

吹彈可破的白皙粉嫩肌膚跟焦糖色的健康性感小麥肌,流行跟話題總愛在這兩者間來來去去,而她一直都覺得,這一切其實就只是膚色,就每個人都不一樣嘛,很單純的一件事沒什麼好選邊站。黑就黑,白就白,都好,沒什麼不好,就是天生的,當然,也可以靠外力來改變,但本質上依舊是黑就黑,白就白,就只是每個人都有自己天生原本的膚色,她不明白為何一定要選擇什麼樣?為何一定要硬把自己改成什麼樣?更甚者,為何一定要因為別人覺得怎麼怎麼樣而去動搖自己,進而改變自己原先的喜好與狀態?她不明白。

:「妳有想過要曬黑嗎?為什麼不曬黑一點?我覺得妳應該要曬黑一點。」那個男人不只一次這樣直接對她說。

但,她真的曬不黑,還很容易曬一下太陽就中暑,頭暈眼花、眼冒金星、眼前一片漆黑、整個湧上的嘔吐感、身體發冷又發熱不斷交替,接近好似死亡邊緣的那種中暑,從小到大都是這樣,沒有在開玩笑。

她曾經陪初戀男友去墾丁衝浪,即便身上罩著一件大T-shirt,事前預防塗滿了厚厚的防曬乳,還選了太陽相對較不烈的早上九點到十一點陪同前往,但,那一次,才僅僅兩個小時,她便從海邊被打撈上岸,整個脖子、背、大腿、小腿後側全是紅腫發燙的水泡,在吃下一口她最愛的迪迪小吃打拋豬肉後,便開始止不住地大嘔吐,連著兩日陷入全身高燒不退的地獄,初戀男友守在床邊,進退兩難,而她則趴在床上被自己全身發燙不斷冒出的汗水浸濕,迷迷糊糊只聽見當地人對那位愛衝浪的男孩說:「快一點!她現在已經全身脫水身體發炎了!不能再讓她這樣發高燒!快送去急診!」而後,她不記得發生什麼事,只記得一回到台北,全家人眉頭緊皺,邊碎念她邊照顧她好幾個禮拜,要她在床上趴著,好替她把一顆顆已經破掉或腫脹到離譜而搔癢難耐的水泡上藥,而她那時,每個晚上除了趴睡也只能是趴睡。脖子、上背、下背、大小腿後側、整條手臂後側,滿滿的水泡大大小小觸目驚心,她覺得自己好像一大張包著易碎物品的泡泡紙。

/

:「妳好白噢,好像鬼欸,妳這樣不行,要多曬太陽啊!妳怎麼都不曬太陽?怎麼都不去運動?妳好懶噢!我喜歡那種很愛戶外運動、很陽光,膚色很黑很性感的女生,可以陪我去衝浪、去攀岩、去爬山、去滑雪、上山下海,不愛曬太陽跟運動的女生我真的不行,我無法。」那個白目非常的男人又再一次這樣皺眉,手伸出來指上指下地對她說。

很像鬼?Excuse me?關於她的膚色,一直以來她只有聽過讚美跟羨慕又或者是事實陳述,好吧,最多,她聽過有人開玩笑說她是雪女、說是紙、說她的肌膚螢光會反白,但像鬼?這還真是她第一次因為皮膚白聽到有人對她的排斥跟嫌棄。那,她也不是沒有想過把自己曬黑,或者配合自己喜歡的男生努力再曬黑一點,好變得看起來更陽光、更戶外、更性感,變成一個擁有焦糖小麥色肌膚的辣妹。但,她到底為什麼要用力把自己變成一個不是原本的自己,只因為他喜歡一個樣子天生就不是她的人?這件事想想,就會發現吊詭的不合邏輯。她知道自己愛運動、她很陽光、她很性感,她只是,不黑。

/

:「讓我整理一下,所以你是說,有個女生,即便她很愛很愛你,可以陪著你去做你很喜歡的20件事情中的其中17件,已經很多了對不對?但只剩下3件事,你就不能跟你的好朋友們去做嗎?因為不是她不陪你去做,她會努力陪你去做,她也很想陪你去做,而且老實說,她很喜歡運動,只是,礙於身體因素,她可能沒有辦法陪完全程,原因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她如果陪著全程的極限上山下海長時間超過八個多小時都曝曬在大太陽下,她可能會死,不是誇飾的那種死,是真的會死!奄奄一息就像一隻離開水太久,就要被太陽曬乾的魚,即便因為這樣,你也沒辦法?你會因為這樣沒有辦法跟她在一起也沒有辦法愛她?」她重新整理了一下他的話,邊說還邊伸出自己的雙手模擬魚鰭揮了又揮,以確保他不是中文太差而讓人錯愕的詞不達意,也趁著這個過程一併重新整理自己的決定。

:「嗯,對,我沒辦法。」好的,確定他不是中文不好,而是她一直其實清楚的,他是真的自私,凡事都以他為中心在發散跟主導,就像太陽王一樣,這個答案與她心中已有的答案雙雙得證。

:「嗯,好,那我就祝你幸福了。掰!」她笑了,同時伸出右手拍拍他的肩,接著明確地站起身、推開門、頭也不回地離開,就這樣揮揮衣袖走出那間他們最後一次見面的餐廳。她笑了,那是一抹就此豁達的同時也憐憫他的微笑,那個笑容,讓她放生了他,也同樣放過了自己。

理由很簡單,只因她不想讓阿嬤眼中的憐愛疼惜成為他人的嫌棄,只因她知道無需因為天生的自己而被他人挑三揀四地嫌棄,只因她從來不是那種小媳婦type,只因她看清這個根本不是愛。如果不是認定彼此,如果愛的力量不夠強大,如果那份愛只是一種錯覺、一種包裝或是輕如鴻毛,那就閃身讓對方錯身而過一路好走便是。當然,那個當下,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像是被雷霹到,「轟」地一聲令她全身顫了一下,她不敢相信自己究竟浪費了多少時間跟真心在眼前這個人身上,但她確信從這一刻開始,再也沒有多餘的浪費了,因為她知道,該是要把曾經自信的那個自己給找回來了。也當然,坐在餐廳裡、坐在他對面的當下,她想說的其實是「我要不要曬太陽、我要不要運動,到底干你屁事?!」她想要的其實是插著腰扳回一城告訴他「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老娘天生白如雪的粉嫩肌膚?!」又或者她想說的是「你他媽的到底有完沒完煩不煩?!挑三揀四比手劃腳要這要那之前要不要先去照鏡子看看你自己曬到都出斑老化發皺的肌膚啊?我也是很怕你得皮膚癌啊!」「噢,還有,健不健康跟膚色無關,不是曬得越黑就等於越健康,即使你曬到皮膚發紅、曬傷、脫皮也不代表你吸收到足夠的維他命D,只代表你曬太陽的方式很不聰明。」

但,她還是決定在最後保留一點優雅、一點冷靜或一點冷眼,畢竟,她不覺得只顧自己喜好的自私男會懂得什麼叫做尊重,她更不覺得一開始就認識她這個人,就知道她很白,但想盡各種辦法自己主動靠近她、熱烈追求她,對她說一堆天花亂墜的情話跟耍一堆小手段,但後來突然被鬼打到說只因為皮膚不黑的這一點他真的無法接受的人,這一切還有什麼好說?即便她會99件事,但就只因為她不黑而讓她沒有資格成為他的想要而被他承認?所謂對牛彈琴跟卡到陰大概也就是如此而已,再多出的半句話都是可笑。畢竟,有些人就是妳會想好好珍藏保存的回憶,而有些人是想就此努力忘卻的記憶,還有些人,是根本可以整組拿去燒掉的直接失憶。

/

曾幾何時,在跟這個男人相處的過程中,她陷入一個慢慢開始感到自我懷疑與逐漸萎縮的迴圈裡。「妳腿好粗噢!」、「妳腰好胖噢!」、「這件衣服不好看,妳穿太多了!把曲線都遮住了啊!」、「妳怎麼都不穿比基尼啊?妳是不是對自己的身材很沒自信啊?」、「妳怎麼都不把瀏海梳上去都蓋住眼睛了啊!」以前,她聽聞會有那種讓你越來越沒自信、越來越萎縮、越來越感到渺小的情人,他們,會把你的自信心踐踏到最低點,讓你漸漸地覺得自己什麼都不足、什麼都不行、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對,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一無是處樣樣比不上別人好,那是一個沮喪的黑洞,只會讓你的頭越來越低、肩膀越來越沉、腳步越來越重,直到被膽怯吞噬。一直都很有自信的她,從來不相信,直到百年後真正遇到一位,她才明白他們口中的萎縮情人是什麼樣,她也才明白那種自我懷疑與欲振乏力是什麼滋味。

她看著鏡子,摸摸自己的肚子,摸摸自己的腿,於是她開始節食餓肚子,希望瘦成他喜歡的身材,她也開始認真鍛鍊,想要成為他欣賞的健美,她咬牙做著一切她所能做到的,想得到他的認可、得到他對等的愛,她忙這忙那努力改變,然而,氣喘吁吁的她最終仍無法曬出他要求的黝黑膚色,嗯,沒錯,就只是膚色。但,夠了,真的夠了,你們不覺得嗎?

/

:「妳怎麼那麼可愛。」

:「有嗎?」

:「有啊。加勾錐。」這個他,伸手輕輕捏了捏她的下巴,並在她的額頭上寵溺地啄了一下,讓她嘟著嘴,也順勢鑽入他的懷抱裡。

:「妳肚子不是餓了?想吃什麼?」他抱著她輕聲問。

:「嗯⋯⋯我想吃公館夜市的刈包跟兔子兔子奶茶,我也想吃滷味,啊,熱炒我也好想吃。可是我好胖。」她低頭捏著自己的肚子。

:「說什麼傻話,妳哪會胖啊,妳可愛死了!而且我不希望妳餓到肚子,胖一點沒關係,什麼樣的妳我都喜歡,只要健健康康就好。而且我也可以陪著妳一起運動啊,陪著妳一起改變飲食習慣一起吃的健康。那,今天我先去買刈包給妳吃?奶茶不要喝太多,不健康,但⋯⋯今天還是讓妳喝一杯。明天我再去買菜,炒妳喜歡吃的沙茶牛肉空心菜、蕃茄炒蛋跟麻婆豆腐,再煲一盅筍乾雞湯好不好?妳看妳手腳這麼冰。」他伸出手掌溫了溫她的手腳。

:「嗯!好唷!」她甜甜地笑著,鬆了一口氣,她知道自己終於找回了原本的那個自己,也正抱著一個對的人。

是啊,真好,真正愛妳的人,愛的,「是妳」。

/

*說故事的女子說:

最能好好做自己的狀態,就是最好的狀態。最能讓你好好做自己的人,也許,才是真正最愛你的人。

有些事,不是你勉強自己就會得到,有些事,你也真的無須勉強自己,更不需讓別人強硬地將你塑造成不是自己的樣子而是他們想要的樣子,畢竟,強硬跟心甘情願是兩種概念。的確,我們常會羨慕別人所有的,或者跟我們完全相反的,例如黑的人想要白、白的人想要黑,高的人想要矮一些、矮的人想要高一些,長髮時想著短髮、短髮時想著長髮,不論是表面的、膚淺的,抑或是內心深處的,我們都曾經筋疲力竭地追逐著我們所沒有,但無論如何,這類因想要或者追求而去改變,說真格的,那也該因為是我們想,而不是因為他們想。

靠智慧跟靠蠻力要一個人改變的結果截然不同,但,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下次再說吧。

你們呢?也遇過萎縮情人嗎?

設個損益點吧,你該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應該起身離開。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