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的女子-【浪子/ 七.Soul Mate】

“What’s a soul mate?”

 “It’s uh… Well, it’s like a best friend, but more. It’s the one person in the world that knows you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It’s someone who makes you a better person. Actually, they don’t make you a better person, you do that yourself because they inspire you. A soul mate is someone who you carry with you forever. It’s the one person who knew you and accepted you and believed in you before anyone else did or when no one else would. And no matter what happens, you’ll always love her. Nothing can ever change that.”

「什麼是Soul mate?是⋯像是你最好的好朋友,但比最好的好朋友再多一些。那是一個全世界比任何人都還要懂你的人;那是一個會讓你變得更好的人,但實際上來說,並不是他讓你變得更好,可是他激發你,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那是你一輩子都會記掛著的人,因為沒有任何人能像他一樣懂你、接受你、相信你。也或者其他人同樣能夠做到這一些,但,他會是第一個做到這一切的人。Soul mate,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一輩子愛他,永遠沒有任何事情會改變這一點。」

.

什麼是Soul mate?老友在那9天的七夕出其不意地回答了她這一題,讓她又哭又笑,但當然,她自己還藏有另一個她一直以來信奉為圭臬的慾望城市版本:

“Soul mate, two little words, one big concept. A belief that someone somewhere is holding the key to your heart and your dream house. All you have to do is find them! So where is this person? And if you had someone and it didn’t work out, does that mean they weren’t your soul mate? Were they just a runner-up contestant in this game show called “Happily Ever After”? And, as you move from age box to age box and the contestants get fewer and fewer, are your chances of finding your soul mate less and less?

Soul mates, reality or torture device?! The idea that there’s just one out there why don’t I just shot myself right now?!” -Carrie Bradshaw.

她不是厭婚,也不是反婚,她只是…恐婚!這會不會更糟糕?

對於結婚這念頭,她有她深埋已久始終懼怕的心魔,她不想因為孤單,而隨便牽起另一個人的手,即便偶爾她會暫時閉上眼,試著將頭輕輕地枕在另一個人的肩上,但那些塵封已久的故事總再次將她驚醒,有些歷歷在目,有些記憶模糊,但不論是哪一類的故事,現在,她試著將它們一一喚起,零星拼湊,她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試著將那些故事依照時間順序一個個告訴老友。他耐心地聽著,而越是了解,他擁有的心疼也跟著越多。

是啊,老友總讓她打開心房,讓她什麼事情都毫不保留全盤傾訴的原因,正是因為他的耐心、他的溫柔、他的包容、他的理解,讓她知道自己偶爾也可以不要這麼堅強,沒事的。當然,他也在很多其他的地方勝出,但最讓她說不清楚也弄不明白的,就是那好似熟悉卻又陌生的感覺,而或許她和他彼此需要的,以及她與他彼此適合的,正是這種感覺–熟悉卻又陌生。

打從娘胎生出來就害怕婚姻的她知道,自己說什麼都絕不可能閃婚!她從小到大的不安全感是不可能這麼輕易被突破的,至少,三十幾年來從沒有人成功過。「什麼事情都能衝動,就屬結婚不行!」這是她一直以來的相信與堅持。但他,不是什麼半路出現的詭異男子,十年的友誼讓她對他有一定基本的認識,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也大概知道他的生活、他的工作、他的交友圈,這份熟悉讓她安心。可她在另一方面非常喜歡也需要新鮮感,如果是一個已經熟透的十年老友,那她也是不可能會愛上對方的。是啊,又要熟悉又要新鮮感,她又來了!總是喜歡天秤上如此極端的兩種特質,總要追求根本不可能同時擁有的兩種要素,但在她這個十年老友身上竟然兩者兼備!所以要問這男子到底為什麼能勝出?很多事情就是這樣,一翻兩瞪眼,沒有為什麼,因為感情就是這麼不公平,緣份跟命運就是這麼調皮啊!但,真的只是這樣嗎?她仔細想了想,應該還有。

她喜歡撒嬌,她需要一個擁有爸爸角色與個性的男人,能讓她自然而然肆無忌憚地撒嬌、任性、耍賴,但偏偏她不喜歡年紀比她大太多的男人。是的,她又來了,又要天秤上的兩個極端。而他,天生就是爸爸角色,Over React過度反應、Over Protect過度保護、Over Nagging過度愛念叨,三大Over集結於一身,即便他的年紀明明小她一歲,但總是一天到晚以一種護女心切的誇張反應在照顧她、包容她、疼愛她。恰好的陌生與熟悉、她好幼稚、他好成熟,誰能料到竟然會有這麼一天什麼事全都一口氣碰到了一塊!或許這就是命運,這就是緣分,這就是注定。她從壓根沒想過要在一起,到遲遲不肯鬆口點頭給他一個名份,到最後一步步落入他狡詐安排的套路,這中間酸甜苦辣跟強度兩百的刺激,眼前這位老友不是沒有少嚐過,即便她刁難他也折磨他,但這位最愛挑戰的男子心中沒有自己辦不到的事,依舊是不屈不撓,一步緊接著再一步,因為只要他要的,他一定要,他也相信自己最終一定會勝出。

/

「欸,你到底為什麼不早點追我?」掛上電話後,她在絲毫沒有睡意的深夜翻出好幾年前他們三人幫一塊在酒吧聚會聊天的舊照片,那是一張她隨意把手撐在自己的下巴與他膝蓋上的舊照片。

是嗎?所以繞了世界一圈又一圈,那個人其實一直就在身邊?所以老友就是她的Soul mate?

塔羅牌從土耳其算到巴黎,畫面再轉回到台灣,她那個算遍各種紫微、命盤、流年、小鳥卦、解姻緣、解詩籤,一大堆她聽都沒聽過,聽完也聽不懂的算命婆閨蜜此刻正領著她去問「老師」。這位說著台灣國語的算命老師手拿一支筆在紙上畫來又畫去,眉頭深鎖,良久後才終於吐出一句經典:「不對啊,妳說你們最近才又遇到?但,他十年前就喜歡妳了啊!而且這個先生跟妳的命盤全部吻合欸!」

什麼跟什麼,她大笑揮手跟老師說真的沒有這種事,他可是有過班花、系花、辦公室之花的前女友們啊,她敢發誓過去十年他們的友情真的比蒸餾水還純。

「妳不相信可以去問問這位先生,我從這命盤上面看是準沒錯,他一定十年前就煞到妳了!你們之間的姻緣從十年前就開始了啊!」老師繼續自己的莫名堅持講得篤定,她只有偷朝閨蜜翻了兩下白眼,用嘴型說出「有夠不準」。

「你們兩個麻麻麻,灰常適合捏!因為你們講的是共同的語言,啊偶不是搜都是講國語還英語這樣齁,是搜你們有同樣的默契、同樣的幽默、同樣的共識,是這款同樣的語言。而且你們門當戶對,偶搜的也不是財力和地位,而是精神上的相配,這個很重要齁!」這倒是打中她的雷達,因為對她而言愛情絕對是需要建立在共同語言基礎與差不多的角力上,沒有誰遷就誰,沒有誰讓誰窒息,而是彼此相互的傾慕與成全,要有聊不完的話題,要有一塊扶持的成長,要有一塊拓寬的視野。

「而且他的夫妻宮完全入妳的夫妻宮!妳看看這裡!這位先生會晚婚,妳也是註定晚婚,但你們兩個今年各方面全部都剛好完完全全麻麻麻通通走到一塊!」台灣國語老師繼續龍飛鳳舞在紙上連來連去。

她不迷信,但她也不是沒有算過命,然而真的也好假的也罷,說來奇怪,那些在她生命中出現過的男子們不論東方西方怎麼算,全部沒有一次有過一個人跟她適合。但,其實這些事情不透過算命,她心裡也清楚明白,畢竟,她是個第六感頗強烈的女子,那種直覺跟感受她雖然說不太清楚,但很奇妙地在心裡總能隱約感覺到什麼,然後她會在那之前做出自己的判斷跟決定。很多人說所有激烈的熱情等時間一到,都會回歸到兩人日常的平淡生活之中,當激情褪去後,感情剩下的是其他。但她,對這幾句話從不以為然,她要的是不論過了多久都能帶給她戀愛泡泡的Soul mate,那個讓她身體裡永遠有butterfly在飛舞的Soul mate,那個讓她開懷大笑一輩子都覺得新鮮的Soul mate,她不要放棄等待,她為什麼要放棄等待?她相信他終有一天會出現,時間早晚而已,又或者,可能只是他方向感不太好,她決定再多給他一點時間。

/

「我知道,妳是我的Destiny。」

在她說出土耳其占卜師的故事前,老友早早就篤定地看著她說出這句。她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以前,她聽別人說最好的感情狀態應該是那個人是妳的另一半,但也同時像是妳最好的好朋友。那會是什麼樣子呢?過去的她,一直想,卻也沒個答案,因為那就好比一個沒看過外太空的人是畫不出外太空的。但現在,她的另一半,不只「像是」她的好朋友,even better,「就是」她的好朋友。

Soul mate、那個預測出現的時間點、閃婚,這一切都是命運嗎?她當然還有些不確定的懷疑,畢竟關於愛情她是不見起色的悲觀派,所以在更近一步確定前她不想這麼早給他任何答案,即便他給她的愛情,一直都是電力滿格的柔情,即便她或許也已經有些動搖,但嘴巴上她仍舊是死硬派。

「那妳喜歡我嗎?」知道她的死硬,老友突然拋出這個問題,雙子座的無厘頭總是突然。

「嗯。」這題她老實回答。

「那妳喜歡我什麼?」如果不窮追猛打就不是他了。

「我喜歡⋯跟你在一起後,我每天都在笑,我的笑,沒有停過。我喜歡⋯只有我才能發現的你的那些表情,跟只有你才能發現的我的那些表情,那些,只有我們兩個在對方身邊、在對方面前,才會出現的表情。」她被cue回答問題向來老實。

「還有呢?」老友已走過來緊緊摟著她。

「還有⋯我覺得,我們兩個在一起,很可愛:)」她笑著回答。是啊,不用是眾人眼中投票公認的最帥,只需要是她的最愛。

「噢!對了還有!」她又想起了一些補充,「我喜歡你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我猜不透你,所以一點都不無聊。」她用手指滑過他左手手臂上的刺青,過去她從沒有喜歡過刺青,就像,她過去從沒有喜歡過他,但,現在一切都不同了,隨著老友一步步靠近,一點一點解開她的心魔、卸下她的心防,他們之間開始有著慢慢的親密。他,將十年的慢慢濃縮在十個月之中,慢慢聊自己、慢慢配合她、慢慢彼此走在一起,於是他左手臂上的刺青也慢慢成為她對他眾多的最喜歡之一。一隻獅子、一條龍、一匹馬、一頭老鷹,是她最愛的美女與野獸的故事嗎?好像是,老友的手上有很多隻,那些隱隱約約的sign。  

/

每晚一首晚安曲這件事,從最一開始到現在,算算,十個月了,依舊每晚睡前,他,總會傳給她一首。

「今天的晚安曲。」他在螢幕那一頭送來又一個連結:“The Simple Things”- Michael Carreon

然而她沒預料到的是,他會在那幾段分身乏術緊湊加班的忙碌日子中,也連續熬了好幾夜,剪輯好一支五個月紀念日的預告影片,跟一支下了 #MrsHsu 最後單身倒數通牒的影片給她。她更沒料到的是,她從未告訴過他,順子的《寫一首歌》曾經是她的最愛,那首每回跟朋友們去唱歌她的總是必點。但,這首好久沒搬出來的曲目,卻出現在他下的通牒大片中,只因為這首歌也是他的最愛。奇妙的命運,讓人不得不信。

找到了嗎?她一直以來在尋找跟等待的Real love?Ridiculous, inconvenient, consuming, can’t-live-without-each-other love?她的雷達開始嗡嗡作響!也許吧,讓她終於能克服各種障礙願意說出那三個字的男人。

/

*說故事的女子說:

也許,我們都是直到失去後才懂得要珍惜,又或許,因為一次次的失去才讓我們知道什麼該珍惜。在對的人出現之前,你絕對可以盡情享受各種愛情,無妨。因為這些過程、這些相遇,最終目的都是讓我們有能力去辨認、去尋找我們人生中的 #SoulMate。

即便機智如Carrie Bradshaw覺得Soul mate也許是一種折磨裝置,但最後她也相信there’s one perfect person there to complete you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