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故事的女子–【浪子/ 四.她的小王子】

-「『唯有心才能看得清楚,眼睛是看不到真正重要的東西。』聖修伯里-小王子CH 21。
如果你是我的獨一無二,那,就是你了。」

.

他要去找她老爸?!他要單槍匹馬去找她老爸?!還是在她老爸根本沒見過他、不知道她已經交男友、甚至壓根從不知道有這個人存在的情況下要去找她老爸?!瘋了!自從被老友纏上後,每天都有瘋狂不受控的事竄出來啊!究竟這件棘手的差事該怎麼處理比較好?算了⋯她想破頭也想不出個答案,她向來都是硬漢路線不如乾脆就開門見山直接破題好了⋯

「欸,爸,那個齁⋯我交男友了。」她幾乎是不敢呼吸怯生生用試探的方式講出這句話。

「啊,真的啊?很好啊!不錯不錯,女孩子家說到底總是要有個歸宿。很棒啊,爸爸替妳高興。」她意外沒想到自己在電話中這麼突然的開場,老爸聽到的反應竟是如此冷靜同時搭配更多的是口氣裡藏不住的開心,難道這整件事從頭到尾就只有她一個人意外嗎?!

「呃⋯然後怎麼說呢⋯就是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回台灣,但我的男朋友想要在我回台灣之前先自己跟你見個面,一起吃個飯什麼的。怎麼說呢⋯他希望你可以見見他⋯」她在講這段的時候實在是覺得尷尬的很想死,但老友堅持要她在LINE裡拉個聊天群組開個場,之後他會自己想辦法搞定一切。

「哦,好啊。」老爸在電話那頭的回答再次是意外的簡單輕快,難道,這就是男人的作風嗎?就只有她感到彆扭?

「那⋯我就把你們拉到同一個群組裡,接下來你們自己討論自己聊齁⋯」她決定快速兩手拍一拍把問題丟出去結束這一局!不關她的事,她什麼都不想管,只想火速逃離這份她不知該如何處理的尷尬。於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人生中兩個王該見王的男人拉到同一個對話框裡,好了,仁至義盡,功成身退。

「要單獨見我?要跟我吃飯?這小子葫蘆裡在賣什麼藥?他到底在想什麼呢?好啊,我倒要會會他。」對於這名素昧謀面全然陌生的小子竟膽敢有如此直接的動作,她老爸在心裡高度期待等著接招偷笑著,看來男子的自信跟有個性已經先為他在丈人的心中加了分。只是沒想到,她一天到晚在手機旁嚴陣以待緊張看著王跟王的對話來來回回,但接下來還真沒她的事?!那狡詐的老友在三人群組裡跟她老爸聊上幾次混熟後,竟自己私約另闢對話群組!難怪她就覺得怎麼三人群組的對話框從幾次之後再也沒響過?

/

日升日落,她忙碌的人生在另一座城市還是照樣過,無暇顧及遙遠的台北正偷偷在計劃何種密謀。

此刻,她一個人窩在咖啡館裡,她的日常之一就是無暇顧及其他除了對著電腦螢幕跟鍵盤專心敲敲打打,一寫就是好幾個小時搭配兩大杯咖啡是日常中的慣例。寫著,偶爾她會把視線從螢幕上移開,看著街上人來人往,微笑著回想自己過往的一段段戀情。當然,她也曾遇過不把自己當回事的男人,那讓她體驗到一段感情可以苦情到有多麼悲催,然而,當遇到一個把自己真正放在手掌心上呵護的男人,她也豁然開朗原來自己是能夠這樣被疼愛。妳,會選擇何者?她的答案很明顯,對於虐戀她真的不感興趣。

金髮、碧眼、明眸、皓齒,王子騎著俊美的白馬而來,在馬背上奔馳的樣子甚是好看,更別說王子一躍下馬、單膝下跪,手中還拿著那支珍貴且萬中選一的玻璃鞋,等著妳撩起裙擺,將腳套入那支剔透的鞋中,而後你們牽手、你們擁抱、你們融入微紅的夕陽背景,快樂大結局!拜託,我們早已經長大,早已經知道沒有王子會騎著白馬而來,然而劇情可以少了白馬,可以少了玻璃鞋,但,我們仍舊偷偷地,期待王子。

王子?沒錯,每個女人,都期待能找到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白馬王子,然而她紅筆框起來的字不是白馬王子,而是「獨一無二」。「如果你是我的獨一無二,那就是你了。」亮起的手機螢幕訊息打斷了她的思考,她停下雙手正在敲打文章的飛舞,專注轉移到那些不斷竄出的訊息上。

「天啊!恭喜妳!」

「所以現在到底是哪一個?!」

「快一點!我要看照片!!!」

「不要再吊我們胃口了!敲碗正面照!」

「歐某!想看想看!想看本人!」

每一次,當她有了一個新的對象,親近一點像是周圍的好姐妹跟好朋友,疏遠一點像是大半年或好幾年都沒有聯絡過老實說關係還真的是十分生疏的朋友,不論或遠或近,大家總輪番傳來一連串的好奇探測,螢幕閃到她手機沒電。

對於擁有高度敏感性人格的她來說,常詫異為什麼「私事」這種應該留給當事人空間的問題,大家總能這麼直接、這麼若無其事、這麼單刀直入地問呢?對於別人的私事她總尊重對方想保留的隱私,同時想留給對方舒服的空間而不好意思過問,如果當事人主動想和她分享她就專心投入地聽,如果當事人不說那也是不關自己的事。然而很多時候她發現這份貼心並不是人人有,一次、兩次、三次、四次、數不清次劈頭闖入的直接詢問、盤問、拷問,窮追猛打,慢慢地讓她對這些純粹出於好奇的話題越來越不自在,因為,她只想好好保護愛惜她喜歡的人。

「快點啦!照片照片!」好姐妹A催促她,其他一票姐妹們也死命跟進。

「對啊!快點拿出來分享哦!妳怎麼可能沒有他的照片,少騙哦!」於是,她只好無奈打開手機找到他的照片傳到群組給大家。

「蛤⋯妳怎麼會喜歡這種的啊⋯」姐妹B秒回這句令她不太舒服的反應。

「嗯⋯」姐妹C的沈默讓她頓悟有時候沒話說比說出話來還傷人。

「之前那兩個好看多了,之前那兩個超帥的完全天菜欸!妳跟他們其中一個人走在一起看起來都會是超完美情侶,吸睛度完全滿分啊!」姐妹D的反應讓她此刻也真心想把這位姐妹給D掉。

「不會啊,我覺得乾乾淨淨長得蠻好的耶,妳們看他的眉毛還有鼻子,面相也很好!他其實是好老公款欸!我覺得很不錯。」已經嫁作人妻的姐妹E洗腦眾人開始說。

「我是覺得齁,妳真的可以找到更好的。」姐妹A最後打出這句當作討論串的結尾。

嗯,快速洗不停的群組聊天視窗,而且這種群組她的手機裡還莫名不只一個⋯這就是她向來不喜歡讓別人知道她跟誰正在交往的原因,因為「每一次」,真的是「每一次」,都會有人有意見,而且「每一次」,真的是「每一次」,結論都是「妳真的可以找到更好的」。到底是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大家都覺得她可以找到「更好的」?而且到底什麼叫做「更好的」?大家口中的更好,就只是在剛剛那短短幾秒鐘滑過幾張照片做出的結論,所以說,單單從外表來八卦配不配、討論登不登對、預設好不好,這是什麼?Tinder交友軟體機制嗎?

每每她總滿心期待大家問「他愛看書嗎?他講話好笑嗎?他聰明反應快嗎?他孝順懂事嗎?他有哪些才華?他有哪些興趣?你們有共同的愛好嗎?」或者,她覺得最重要的問題:「他懂妳嗎?他會耐心跟妳溝通嗎?他對妳好嗎?你們的相處有默契跟相知相惜嗎?」但舉凡這一類的問題從來是問都沒被問過。為什麼不問問她呢?她心裡都有答案了啊,她相信自己可以說出這個男人的千百種好,只是,除了他的長相、身高、家世背景外,沒人有興趣知道更多。那首方大同的《夠不夠》在她腦裡迴盪:「妳的朋友嫌我太瘦,怎麼不問我對妳的愛夠不夠~」。

於是,她從過去想興奮跟大家說的這些那些,卻不知從何時開始漸漸變成懶得多解釋,畢竟,走過多年的感情路後她發現人是她在愛的也是她選擇的,兩人的交往跟各種相處只有彼此之間最清楚,何必對其他人多說呢?就算他人了解,然後呢?日子跟相處還不依然是兩個人在過?她的生活又不是八點檔,還需要衝收視率,還需要跟吃瓜觀眾交代前情提要或洩漏後集待續。所以啊,是不是,說什麼呢?她都還沒開始說現在這個男人跟先前那兩個男人相較下,三人之中誰才是那個真正談吐風趣、見識淵博、反應機智、腦袋性感的人,朋友們就已經開啟只看外表選男主角的偶像劇模式一面倒了啊。

當所有人看的第一眼是外表配不配,或逐一列出各項條件登不登對時,對她而言除了一些像是要上進、要孝順、要有肩膀等等的基本項目外,最重要的還是能不能跟她對話、聽不聽得懂她在說什麼、會不會讓她也想聽他說話。她,喜歡聰明人,同時要帶著一點幽默、一點好笑、一些死相,嘴巴要甜、反應要快、眼觀四方、耳聽八方,噢!還有一定要非常非常了解她。她試過許多沒有腦袋的高富帥,但不出一個禮拜,真的就只能是一個禮拜,那是她會把他們扔掉換新的保存期限。而他的老友是一顆鑽石,只是除了她之外其他人看不到。

「我知道我不是妳之前眾男友跟約會對象的那種外型標準,我不是那種一眼就吸引人的類型,要喜歡上我需要給點時間相處,一但相處後,大家都覺得我還不錯的,妳試著相處看看。」他曾經這樣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她說,他也曾經傳給她那首陳奕迅的《無條件》作為晚安曲:「我只懂得愛妳在每天,當潮流愛新鮮,當旁人愛標籤,幸得伴著妳我是窩心的自然。當閒言再尖酸,給他妒忌多點,因世上的至愛是不計較條件,誰又可清楚看見?」

誰又可清楚看見?她,看見了。是啊,這個跟他一樣帶著霸氣,絕對會細微呵護另一半的她看見了。

他,曾直接跑到她家門口,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種三重到土城的門口、台北市到新北市的門口、台中市到高雄市的門口,而是台北到巴黎的門口,只為了他要告白。他,也曾在以為即將失去她的時候,顧不得自己焦頭爛額的行程與滿檔工作,二話不說在清晨時分打開電腦直接買了一張台北來回巴黎的機票,用16小時直奔到她家樓下,用兩天一夜快閃,只為了能夠留住她也感受自己緊緊抱住她。瘋了,但這樣的瘋狂打破Talk is cheap的魔咒,他字字千金也字字珠璣,也如她向來嚴格的老爸所說:「這個男人不錯,很有guts」。

那些直接下判定說她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的那些妄斷,都是別人設定的應該,就像蔡康永曾說過的:「盲目,就是在你相信它的時候,它好像存在,你一旦不相信它,它就不存在了。」在感情路上,很久以前,她就已經清楚最重要的是面對自己,而不是那座展示給別人看的櫥窗。

當然,感情中永遠有矛盾,永遠有因未知而恐懼的擔憂,也或許永遠沒有完美的選擇,她很清楚自己不要的是什麼,然而老友卻幫助她明白釐清更困難的一題-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決定或知道他是不是自己生命中的那個人,那個One and the only,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原因,而對她來說,還需要什麼原因?只要他會一直對她很好很好,那就好了。她知道,老友,並不是小女孩幻想會騎著白馬翩翩而來的夢幻王子,他是她半路殺出來的黑騎士,是她一直想要在人海中發現的獨一無二,是能解語她的小王子。

小王子說:「也許世界上也有五千朵和妳一模一樣的花,但只有妳是我獨一無二的玫瑰。」 是啊,她發現了她的獨一無二,他,也找到了他的玫瑰。

/

*說故事的女子說:

許多人總問:「我很喜歡他(她),但大家都覺得我們不適合,我的家人跟朋友也不喜歡他(她),我該怎麼辦?」

不怎麼辦,因為這是你的感情、你的人生、你該自己決定的事,你是要這一輩子都照著為搶收視率而編寫的劇情走,要像八點檔活在別人的期待演出裡,要唱作俱佳給台下團團圍著卻與你人生毫無關係的觀眾看,還是要自己決定自己的腳本,讓眼睛睜開的每一天,伸個懶腰後轉身看到、抱到、親到的是自己無論如何也不後悔的選擇?假笑跟真笑,你想選哪一種?

是啊,或許我們每個人多少都夢想著在現實生活中演出重要的角色,進而擁有一大票愛自己的觀眾,但真正帶來自我價值認同與安全感的其實是真實牽著手的另一半。在每一個人生階段跟人生面向中,如果能摸索出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那心中的答案自然清楚不再動搖。

這回的晚安曲 ”Didn’t stand a chance.”。

You’ve been hiding it all for so long 這份感情妳試圖隱藏已經許久

They can’t see there’s a war going on 眾人都看不出妳內心如何掙扎

Because what you think of me conflicts what you feel for me 因為理智告訴妳應該遠離我,但內心卻想一步步向我靠近

Baby, it’s hard, I know 寶貝,我知道這有多難

I’ve been trying to stay on the low 我一直試著去克制自己的感情

Just to let you figure it out on your own 好留出讓妳自己做决定的空間

Your feelings are clear 妳對我的感覺是如此强烈

but all your friends in your ear keep saying that I’m no good for you 可妳朋友的話語卻在妳耳邊縈繞,說我如何配不上妳

You’re so perfect to me 妳就是我的完美戀人

Nothing’s changed, the way I feel at all 沒有什麼能夠改變我對妳的感覺

If I stay down, you’ll come around eventually 希望哪怕我按兵不動,妳最終也會回心轉意

Used to say, it was only a matter of time 我過去總說,感情就交给時間去解決吧

For your heart matters more than your mind 因為在愛情裡感覺比理智更重要

And you try to fight it and I don’t know why 而我卻不明白為何妳試圖忽略自己的感覺

You didn’t stand a chance 妳無法戰勝愛情的衝動

I’m convinced from the moment I tasted your lips 從我吻上妳雙唇的那一刻起,我就確信

All I needed was just one kiss 愛上妳只需深深一吻

And you try to fight it I knew right there 我知道妳一直在克制對我的感覺

You didn’t stand a chance at all 沒人能戰勝愛情的那股衝動

Showed you all of the cards in my hand 我已經展露了自己的全部想法

So you know exactly where I stand 好讓妳知道我的心意永不改變

And you’re like the glass frame at the edge of the table 而妳卻進退兩難,好似被逼到桌邊的玻璃鏡

Just waiting to fall fall fall 只需輕輕一推就會無盡墜落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